美国的“台湾牌”不再好打

日期:2018-09-12 16:10 来源:《统一论坛》杂志 作者:潘佳瑭

字号: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问题。进入21世纪以来,面对中国的迅速发展,美国的战略焦虑和遏制意图日趋明显,国会保守势力更是蠢蠢欲动,不断对政府施加影响,企图通过提升美台关系遏制中国。特别是民进党重新上台以来,美国国会动作频频,与岛内“独”派一唱一和,不断挑战中国核心利益,对于国会送交的“台湾旅行法”法案,总统特朗普最终签署通过,成为美国法律,打“台湾牌”再度成为影响中美关系和台海局势的热词。

   一、从美国期望的两岸关系说起

  从历史上看,美国政府是否打“台湾牌”,主要取决于不同时期国家战略对中美关系的定位以及对两岸关系发展走向的判断。纵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对华政策,美国政府对两岸关系的期望是有优先顺序的,可以分为以下五种情形:

  (一)台湾武力独立。这是美国政府最希望看到的情形,符合美国削弱和遏制中国的意图。在美国看来,如果台湾实现“武独”,既可通过战争削弱中国实力,又可在战后形成两岸对峙,台湾当局势必更加有求于美国,为美国所用。蒋介石主政台湾时期,美国不仅与台湾当局保持官方关系,签订“共同防御条约”,增加驻台兵力,还一再鼓动两岸“划峡而治”,表示美军只保卫台湾岛和澎湖地区,不保卫台湾当局控制的金门、马祖等沿海岛屿,要求蒋介石从金马撤军,企图制造“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然而,蒋介石坚持“汉贼不两立”,积极谋求国家统一,严辞拒绝了美国要求。蒋经国主政后,继续坚持“反共复国”的“基本国策”,多次重申台湾不能与大陆分离,中国只有一个,也只能有一个,致使美国“以武护独”图谋未能得逞。

  从李登辉到陈水扁,再到蔡英文上台,台湾当局纵然有强烈的“武独”图谋,却根本没有这种能力。美国基于对中美关系和两岸实力消长的现实考量,对“武独”不再抱有幻想。

  (二)台湾和平独立。这是某些美国人长期积极鼓动的情形。在他们看来,既然台湾没有“武独”的可能性,只能退而求其次,试探“和独”的可能性。过去二十多年来,岛内“台独”势力不遗余力推行“文化台独”,鼓吹台湾前途由台湾人决定,不断扩大“台独”的民意基础,以“独”派误导的所谓“普遍民意”对抗祖国大陆,台湾当局则竭力在提升美台关系、拓展所谓国际空间方面寻求支持,甚至谋求加入美日军事同盟,伺机走向“和独”。近两年一些美国政客不断为“台独”势力撑腰打气,且不断加码。显然,某些美国人与岛内“独”派至今仍不死心,沆瀣一气,正在以“切香肠”的方式,相互唱和,试图朝“和独”方向努力。

  (三)维持两岸现状。这是美国政府基于现实利益的理性选择,因为在两岸“不统不独”的现状下,美国既可以通过美台军事交流与合作,把台湾作为遏制中国大陆的棋子,又能向台湾当局高价出售武器谋取暴利,在贸易上逼迫台湾当局让步,捞取额外的好处。美国在不同场合多次表示,反对两岸任何一方片面改变台海现状,既反对中国大陆以武力统一台湾,又不支持“台独”。美国立场有其内在逻辑:一方面,不希望两岸关系过于亲近,更不愿意看到两岸统一,不愿意接受一个更加强大的中国;另一方面,倘若“台独”势力闹过了头,中国必然会以武力解决台湾问题,战时美国将进退维谷,无论是否介入台海战争,都将损害美国利益。

  (四)祖国大陆武力统一。美国政府一直希望中国承诺以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早在1974年11月,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访华时就表示,美国可以废除“美台共同防御条约”,前提是中国政府先声明将以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对此,中国态度很明确,即美台“断交、废约、撤军”三原则必须坚持,不应有什么前提条件,台湾问题完全是中国的内政问题,美国不应也无权在这个问题上指手划脚。1977年8月,美国国务卿万斯访华时表示,美国可以接受中国的三原则,不过中国政府必须“明确承诺”或“默认”不对台使用武力来达到统一的目标,甚至提出中美建交后,应由美国发表一项单方声明,宣布美国对台湾的未来“表示关切”。此类说辞再次被中国政府拒绝。1978年中美两国开始进行建交谈判,双方的主要分歧仍然是台湾问题,经过艰难的谈判,最终美国接受“断交、撤军、废约”三原则,中国同意不再提“解放台湾”的口号,代之以“统一祖国”。中国政府从未承诺放弃使用武力,并于2005年制定《反分裂国家法》,明确了法律底线,一旦面临国家分裂危险,将坚决以“武统”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五)两岸和平统一。美国政府多次作出支持两岸和平统一的表示。1998年6月,美国总统克林顿在北京大学演讲时表示,美国对两岸的“和平统一不构成障碍”,“中国的重新统一应当通过和平的方式实现,美国鼓励两岸对话,以实现这一目标”。2004年10月,美国国务卿鲍威尔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美国希望中国采取和平形式实现统一。事实上,美国无法接受任何形式的两岸统一,“和统”是其最不希望看到的情形,作出上述表示只是摆摆姿态而已。美国认为,如果两岸统一不可避免,与其“和统”,不如“武统”,这样至少能通过战争削弱中国实力,至于战争将给台湾民众带来多少生命财产损失,美国根本不关心,反正死难者不是美国人,战火摧毁的也不是美国的设施和财产。

  二、美国政府曾两次打“台湾牌”

  在过去大半个世纪里,美国政府公然违反“一个中国”原则,曾经两次打出“台湾牌”,挑战中国主权与领土完整等核心利益。

  美国政府第一次打“台湾牌”,是在朝鲜战争爆发之初。1950年初,解放军正抓紧渡海作战训练,准备解放台湾,此时,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声明,表示美国尊重中国的领土完整,不想在台湾获取特别权利或建立军事基地,不会利用武力干涉台湾局势,也不向台湾的中国军队提供军援和军事顾问。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两天后,杜鲁门发表声明,宣布从军事上支持南朝鲜军队作战,声称“共产主义已不限于使用颠覆手段来征服独立国家,而且立即会使用武装的进攻与战争”,认为台湾若被解放军攻取,将直接影响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在太平洋区域的安全,并命令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以武力阻止解放军统一台湾。

  美国政府这次打“台湾牌”,一直延续到1978年接受美台“断交、废约、撤军”三原则为止,前后长达29年,阻遏了中国统一进程,严重损害中国利益,但从美国角度看,无疑是成功的。

  美国政府第二次打“台湾牌”,是在1990年代中期。苏联解体后,美国成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许多美国人开始热议“多米诺骨牌效应”,认为中国也会垮掉。可是,中国继续保持良好发展态势,美国总统布什对此非常不安,公开将中国定义为“威胁”,并将中国列为“亚洲不稳定根源”之一,着手提升美台关系,大幅度增加售台武器,造成中美关系倒退。1992年11月,美国贸易代表率团访问台湾并会见李登辉,突破中美建交13年来美国部长级以上官员不得访问台湾的限制。克林顿入主白宫后,将布什政府处理美台关系的某些措施确定为美国政策。1994年4月至9月,参众两院通过一系列法案和提案,规定“与台湾关系法”的军售条款高于《八一七公报》,敦促政府允许台湾任何高级官员在任何时间访美,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

  1995年5月22日,美国国务院宣布,同意李登辉赴康奈尔大学作纯粹参加校友联欢会活动的私人访问。两周后,美国不顾中国抗议,向李登辉发放入境签证。6月,李登辉入境美国,向国际社会公开抛售分裂中国、制造“两个中国”的言论,中国政府随即召回驻美大使,取消与华盛顿所有高层会谈。1995年7月至1996年3月,解放军在靠近台湾岛北部及海峡中线的东海海域进行导弹发射训练、导弹火炮实弹演习、陆海空三军联合作战演习、联合登陆作战演习等大规模军演,美国为防止军演“失控”,先后派出两个航母舰队“观察”。事实表明,美国政府调整对台政策是极其危险的,不仅重挫中美关系,而且直接引发台海危机。克林顿连任总统后,对台湾问题的态度趋于谨慎,1998年访华期间公开宣示“三不”立场,即不支持“台独”、不支持“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不支持台湾进入只有主权国家才能进入的国际组织。

  美国政府此次打“台湾牌”,暴露了有意改变美台关系非官方性质的意图,前后历时不足一年,所造成的后果是美国始料未及的。

  三、美国政府可能再打“台湾牌”

  奥巴马时期,美国政府为遏制中国,制定了主要针对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大打“南海牌”“东海牌”,期间不排除动过打“台湾牌”的念头。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坚持“和陆、友日、亲美”的战略平衡,追求台湾利益最大化,并未随之起舞。蔡英文上台后,口头上声称维持两岸现状,背后的“台独”小动作不断,走的是“亲美、联日、抗陆”的“台独”路线,期望加强台美经贸关系和军事合作,不惜损害台湾民众利益,为美国政府再打“台湾牌”提供了机会。

  “山雨欲来风满楼”,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国内保守派对中国发展更加焦躁不安,而特朗普政府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防战略报告》和《核态势审议报告》,直接声称中国是一个“修正主义国家”,把中国定位为与俄罗斯并列的“战略竞争对手”和潜在威胁,强调要对中国进行制约与围堵,在反华氛围日益浓厚的情形下,美国再打“台湾牌”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美国国会历来是“亲台”势力大本营,一些国会议员不断为“台独”势力撑腰打气,且有愈演愈烈之势。2016年5月,美国众议院全票通过支持台湾的“共同决议案”,首度将当年里根总统在给蒋经国私人信函里提出的对台“六项保证”诉诸提案。2017年12月,特朗普签署参众两院通过的涉及美台军舰互停、高层军官互访等内容的《2018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

  美台高层“互访”是近年来美国国会越炒越热的议题。1979年美台“断交”后,鉴于双方的非官方关系,台湾地区领导人、行政机构负责人及外事、防务部门负责人一直无法“访问”美国,而美国将官和助理部长以上层级官员“访问”台湾也受到限制,避开敏感的国防、外交领域,多限于商务、教育、环保等领域交流。奥巴马政府时期,曾有议员提出解禁美台高层“互访”的法案,未获国会通过。特朗普上台后,这些议员越发活跃,集体反华势力进一步抬头。2018年1月,众议院无异议通过由80名众议员联署的“台湾旅行法”法案,要求政府“应该鼓励美国与台湾各层级官员之间的互访”,包括允许美国各层级官员“访问”台湾并与台湾“官员”会面,允许“高级别台湾官员”进入美国并与包括美国国务院、国防部等部门官员会面。2月,参议院同样以无异议方式通过该法案。参众两院均无异议全票通过同一项法案,这在国会历史上是少有的。

  更危险的是,对于国会送交白宫的“台湾旅行法”法案,特朗普总统没有动用否决权,以便给国会重新听证、辩论、表决的时间,而是在该法案自动生效前的最后时刻予以签署,使之成为继1979年美国制定“台湾关系法”之后的第二部涉台法律,表明美国政府确实有意再打“台湾牌”。这一事件堪称中美建交近40年来最严重的事件,意味着美台交往走向法制化、官方化,对中国主权构成严重挑战,其后果远比当年美国政府允许李登辉以“私人身份”访美严重。

  对中国来说,美国出台“台湾旅行法”至少有五大恶劣影响:

  (一)触及中国底线。“台湾旅行法”表面上只是要求美国政府“应该鼓励”美台高层“互访”,似乎没有约束力,实际上是改变美台关系的非官方性质,可随时把中美关系导向冲突。特朗普未对“台湾旅行法”行使否决权,或许以为自己手里多了一张牌,可以借此勒索中国,殊不知也束缚了自己的手脚,况且中国不可能拿国家核心利益与之讨价还价。倘若国会每年多次邀请台湾高层访美,对于台湾当局提交的申请,总统暂时可以不批同意,次数多了,就会面临国会的质疑和压力——法律明确规定应该允许,总统为何不同意,是否有违法之虞?如果予以批准,无异于认定台湾是准国家,公然践踏中国主权,这是中国绝对无法容忍的。

  (二)发出错误信号。“台湾旅行法”成为美国法律,向“台独”势力发出了十分危险的信号,蔡英文当局欢欣鼓舞,开始炒作美台关系在“外交”层面实现重大突破,视之为美国官方公开支持“台独”,今后将变本加厉,不断火上浇油,肆无忌惮上演更频繁更大胆的“台独”戏码,把两岸关系推向极其危险的一端。

  (三)或有后续动作。早在2000年,美国众议院就曾表决通过“加强台湾安全法”,要求国防部必须同台湾军事部门建立直接联系,增加帮助台湾军事训练,近期又有议员提出“台湾安全法草案”,希望建立更好的美台军事合作关系。既然美国制定了第二部涉台法律,国会很可能得寸进尺,一步一步推出更多法案,明目张胆支持“台独”分裂活动。美国政府可能说一套做一套,继续声称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原则,同时在提升美台实质关系、支持台湾“入联”、美台军舰互停、售台高性能进攻性武器等事关中国主权的外交、军事领域步步为营,不断把台湾推向“和独”。

  (四)创下恶劣先例。近年来日本国内不断有人鼓吹制定“台湾关系法”,美国出台“台湾旅行法”后,不排除日本等少数国家跟风效仿,形成国际反华势力集体抬头的局面,届时中国以一对多,将面临巨大外交压力,损耗大量外交资源。

  (五)制造台海紧张。中国长期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方针,但不可能在核心利益上作无原则让步,倘若美国与岛内“独”派把两岸关系推向危险境地,“和统”可能性完全丧失,中国将不得不以非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

  四、再打“台湾牌”或将没有赢家

  当前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及实力对比,远非20多年前爆发台海危机时的情形,更不是60多年前美军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时的样子。20世纪50年代,解放军虽然拥有强大的陆军,但海空军完全不能与驻台美军匹敌,即使当时能重创台湾,也难攻取台湾。1996年爆发台海危机时,解放军除导弹部队优势突出外,海空军相对于台军的优势也不明显,如果美军大规模介入,解放军恐将陷入持久战,即使最后攻下台湾,也无法避免大量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

  今天的台海形势迥然不同,中美在经济、科技、军事领域的差距大大缩小。如果美国再打“台湾牌”,中国只需打“武统牌”,必要时釜底抽薪,启动《反分裂国家法》,可一劳永逸解决台湾问题,彻底废掉美国手里的这张牌。届时美国不仅无法通过对台军售或不公平贸易继续捞取好处,无法利用台湾部署的雷达系统继续获取中国大陆电子情报,而且在诸多国际重大问题上难以得到中国的积极合作,反而让台海成为解放军可以随时进出第一岛链的自由通道,非但占不到任何便宜,反而丧失全部既得利益。

  “武统”对中国有弊也有利。不利的一面,是战争无法避免伤及两岸无辜民众,特别是主战场在台湾本岛,台湾民众将成为最大受害者,战时遭受重大生命财产损失,战后形成长期心理创伤,这恰恰是中国不愿看到并尽力争取“和统”的主要原因,只要两岸还有“和统”的希望,中国就不会轻易“武统”,前提是美国或台湾当局不得踩踏《反分裂国家法》的底线。有利的一面,是可以一举清除岛内“台独”势力。

  五、美国低估中国决心和能力很危险

  有不少美国专家评估认为,中国还无力“武统”台湾,他们高傲地认为,目前美军有绝对优势,可以趁中国现在还不能动手之时搞点事情,提升美台实质关系。这种观点十分危险,严重低估了中国的决心和能力,美国无论是否介入台海战争,都难独善其身。

  台湾距离祖国大陆太近,而美军冲绳基地作为最接近台湾的海外军事基地,距离台湾超过600公里,解放军凭借祖国大陆这艘大面积近距离的“巨型舰母”,在台海具有明显的地缘优势,美军则相形见绌,即使11艘航母全部开过来,也只是普通世界地图上完全看不到的11个点。美军如不介入台海战争,结果只能眼睁睁看着既得利益从此丧失。如介入这场战争,美军固然拥有全球最强大的海空军,也拥有大量性能先进的火箭炮,但缺少可以与中国大陆比拟的天然进攻平台,单纯依靠海空军无法在这个局部区域形成优势,况且解放军拥有令对手忌惮的反介入和区域拒止能力。中美都是大国,战争是否失控,决非美国单方面所能左右。试想:如果驻日美军攻击解放军,解放军对美军基地实施大规模还击,战争会否升级?如果解放军击沉一两艘美军航母,美国如何收场?如果美军对中国大陆实施大规模轰炸,中国将如何接招?这些,美国都无法确定。

  中美如爆发直接军事冲突,结果将两败俱伤。从双方实力看,如果仅在台海开战,中国获胜的可能性较大,但需付出巨大代价。如果冲突升级为两国全面战争,中国必败无疑,中国大陆可能遭受毁灭性打击,不得不动用一切手段予以还击,美国本土不可能幸免于难,美国将自食恶果,元气大伤,很可能沦为二流国家。到时候偷着乐的不只是日本和印度,还有俄罗斯、朝鲜、伊朗等国,前者看重的是中美同时遭受重大损失,凭借自身的科技实力和发展潜力,有望迅速成为世界政治军事强国,后者看重的是美国遭受损失,本国也不再遭受美国发起的各种制裁和战争威胁。那时,世界大国将重新洗牌,日本、印度、俄罗斯、欧盟将主导这个世界。

  对中美双方来说,战争没有赢家,谁也打不起这场战争,两国应追求互利双赢,尊重对方核心利益,不冲突,不对抗,这才是理性的战略选择。

  令人费解的是,美国想再打“台湾牌”,是对“台独”不死心,天真地认为可以掩耳盗铃,一步步把台湾推向“和独”?还是有意逼中国大陆“武统”?对此,我们并不清楚,但有迹象表明,美国人普遍没有意识到“台湾牌”不再好打,没有意识到打“台湾牌”对美国意味着什么,从参众两院无异议通过“台湾旅行法”以及特朗普签署该法案来看,至少500多名国会议员和总统特朗普没有把这个问题想清楚。

  如果美国政府真的有一天再打“台湾牌”,可能从此再也没有把牌收回去的机会,那不是与中国打牌,而是在台湾问题上与中国摊牌。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中国政府网 | 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 |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 | 外交部 | 人民政协网 | 黄埔军校同学会 | 全国台联 | 中国侨联 | 台盟 | 新华网 | 人民网 | 中新网 | 中央电视台 |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 国际在线 | 中国台湾网 | 中国西藏网 | 西藏文化网 | 西藏人权网 | 浙江十大手机赚钱软件会 | 

统一之声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